追忆先生
当前位置:首页>缅怀张培刚先生>追忆先生
李根:痛悼张培刚老师
来源:本站     发布时间:1970-01-01

今天是农历辛卯年的小雪,但武汉的天气依然不是很冷。下午14时,一进实验室,就听同学说:“张老先生去世了”。我瞬间愣住了,心里一紧,顿觉浑身发冷。怎么可能?夏日里刚过完98岁大寿的老先生怎么会突然去世呢?我不能相信。随后学校治丧委员会发布了讣告,老先生真的去世了!大师陨落,惜哉!恩师已逝,痛哉,哀哉!
  我是先生2009级的博士研究生,先生因身体原因虽不能亲自指导我的学习,但先生的思想和精神,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自己。早在本科的时候,就听先生的大名。那时一个意气的青年,对经济学只不过是有些粗浅的认识,空有经世济民、经世致用的情怀,但是一时找不到方向。偶尔在一次论坛上,听说了先生的大名和大作,似乎一下豁然开朗。但真的不敢想象以后能成为先生的学生。后来考到我们学校读硕士研究生,时时听到先生的传奇,高山景行,心向往之。直到读博士,因缘际会,拜在先生门下,对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。先生年近而立,考取庚款留美生,负笈海外,仅用四年的时间就获得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,其博士论文《农业与工业化》也获得了哈佛大学的大卫•威尔士奖,享誉世界。学成以后,先生抱着一颗报国之心,回国效力。新中国成立,风云际会,天不假时,先生有近30年不能做经济研究,一代英才,空怀满腹经纶,只能坐困江汉一隅。改革开放之后,先生虽已古稀有余,但忧国初衷不改,奋力推进经济学的教育和科研,年届耄耋之年,荣任博士生导师。先生一生可谓传奇,虽有大荣誉,但得志更奋发,虽经大磨难,但失意更顽强,终生不改报国之心。
  先生年事已高,身体不好,一年中也只能和先生见上几面,不能时时听其教诲,甚感遗憾。记得2009年教师节的时候,先生的几个学生相约去看望老先生。那时候,先生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,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躺在床上,只中午起来活动一会,已不大愿意见客了。尽管如此,谭慧先生(先生的夫人)还是答应我们去看一下。先生见到我们,很是高兴,精神也很好。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老先生,他坐在沙发里,头微向左倾,脸上始终挂着和蔼的笑容。我们希望他能给我们讲几句话,他只说了一句:“要努力做对国家有用的人”。一句多么简单朴实的话,却深深地震撼着我们几个学生。先生虽长时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但他不抱怨,始终抱有一种家国天下的赤子情怀,努力用自己的言行,教育着他学生,影响着他身边的人。这是大气、大智慧,这种精神和智慧是先生对我们最大的教诲,也将深深地影响我们每一位学生。
  一位和蔼可爱的老者离我们远去了,一位勤奋认真的学者离我们远去了,一位谆谆教诲的师者离我们远去了,一位豁达大气的仁者离我们远去了,一位心忧天下的大家离我们远去了。但他的思想和精神已经播种在我们的心田,我们将从那里汲取无限的养分!
  昨日,我以先生为师,我之幸;今日,我失先生之师,我之痛。我敬爱的恩师,一路走好!

惊闻噩耗,悲从中来,思绪纷扰,不知所云。学生李根20111123日晚痛悼于瑜珈山。

(张培刚教授指导学生,2009级博士研究生)